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大唐司刑丞 -> 大唐司刑丞的最新章节目录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勘察现场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勘察现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衣着体面的人正是本地的里长,见来了一大群的人,为首的正是管城县令,里长立即撒丫子跑了过来,又是鞠躬又是行礼,道:“县尊,小人是这里的里长,树林里面发现了一个箱子,里面装的是章彪章公子,已经死了!”

    这个里长正好认识章彪,见郑州小霸王死在他负责的这一片,心里当真是说不出厌恶,但也没办法,只好派人进城报官,他则看守在这里。

    管城县令哼了声,他看向那口箱子,箱盖是合着的,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差役们点起火把,簇拥在管城县令的周围,李日知也走上前来,站到了他的身侧。

    管城县令其实不想现在就打开箱子,死人没什么好看的,尤其是在天黑的时候看,他怕以后睡觉会做恶梦。

    李日知看了下管城县令的脸色,见县令大人脸上有不痛快的表情,他便道:“这个箱子是在哪里发现的,你们已经打开过了吗?”

    里长不认识他,但既然这个年轻人能站在县令大人的旁边,还能直接就张嘴说话,那肯定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里长不肯怠慢,指着树林里面,道:“是在那里面发现的,箱子已经被打开了!”

    林边的几个人,包括那个猎户心中都想,箱子当然打开了,要不然怎么可能知道里面是死人,而且死的是章彪呢!

    李日知脸色一沉,道:“你们这是移动了箱子啊,还把箱子打开了,得恢复原状才行,要不然县令大人怎么会知道案发的时候现场是什么样子的呢!”

    里长一愣,哦了声,他倒也算是个有些见识的人,听说过官府在破案时,现场什么的不能被破坏,到底为什么,他却并不知道,也从没往心里去,毕竟他哪能想到,自己负责的地方会出现命案呢!

    里长忙道:“那,那现搬回去,恢复原样还来得及么?”

    李日知道:“慢慢恢复,务必要和发现时的情景一模一样,这样县令大人才好破案。”

    说完这些,他转过身,对管城县令道:“县尊,今天晚上怕是无法恢复现场原状了,为了谨慎起见,学生建议明天天亮时再开始办案不迟,这样也才能给里长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管城县令叹了口气,道:“本官并非是苛责之人,便给里长一个机会,你们慢慢恢复原状,只要明天不耽误本官断案就行了。”

    管城县令想的就是明天再破案,今晚不用看死尸了,他得知有了人命案子,马上出城侦破是必要的,因为崔东升正想着他维护治安不利呢,所以他得勤快点儿,但出了城之后,连夜破案就不必了,这大黑天的,根本也没法破案啊!

    自有差役领路,想引管城县令去找地方休息,管城县令叫过李日知,道:“一起去吧,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再破案不迟!”

    他现在越看李日知越顺眼,既然李日知能为他着想,那么他也愿意照顾李日知。

    李日知却道:“县尊去休息吧,毕竟明天破案要县尊亲自主持,别人无法替代,而学生去监督一下他们恢复现场,如果有什么蛛丝马迹,明天学生必向县尊禀报!”

    管城县令大感欣慰,看看这位李日知,怪不得刺史大人欣赏他呢,太会做人,太懂办事了,如果自己的手下全是这样的,那该有多好啊!

    管城县令点了点头,道:“那这里的一切都有劳李贤侄了,看来刺史大人让你来帮本官,确实是让你来对了!”

    他转头对里长道:“这位李……先生,他的意思就是本官的意思,你们听他吩咐就可以了!”

    里长唯唯连声,看着李日知的眼神瞬间就恭敬起来,等管城县令走了之后,里长问道:“李先生,您在哪里教书啊?”他以为叫先生就一定是教书的呢!

    李日知微微一笑,道:“我还没开始教书,还在读书呢!”

    “啊,还在读书,就可以被县令大人称为先生了,看来李先生的学问大着哩!”里长一脸羡慕地道。

    傅贵宝在一旁点头道:“李先生,先生这个词,就是先出生的意思,所以我管李先生,叫大哥!”

    李日知指了指猎户,道:“就是你发现的箱子?在哪儿发现的?”

    猎户一指里面,道:“在那里面,倒是离林边不太远,那里面有一座小屋,在小溪的旁边,小人有时候会在那里休息,冬天时候捕捉鸟兽。”

    成自在笑道:“我也有一个这样的小屋,不过是用树皮搭的,在树上,很小,就能待我一个人!”他是猎户出身,自然懂得狩猎。

    猎户道:“小人的屋子倒是挺大的!”他在前面带路,里长和一个村民抬着箱子在后面跟着,一起去小屋。

    倒是真的不远,只不过几十步就到了,屋子就在小溪的边上,溪水里面有网,看来猎户还捕鱼。

    猎户打开屋门,道:“小人前几天没有过来,今天才来,发现屋门是开着的,还以为进来了野兽,屋子里面也是乱七八糟的,地上还有只大箱子,小人不知是怎么回事,打开箱子之后,便发现里面有个死人,小人便去报告了里长,然后一直等到现在!”

    李日知看了看箱子,发现箱子破了,不过不是正面破的是在侧面,有一个小圆孔,这个小圆孔虽然并不光滑,但也能看出来,是有刀枪一类的利器刺破的。

    李日知让跟来的差役,把火把举低些,他仔细看了箱子上的圆孔,圆孔上有血迹,看样子估计是利器从外面刺入箱子,把里面的人刺死了,那么这样推断的话,章彪可能不是被杀死后放入箱子的,而是在箱子里被刺死的!

    他又让猎户打开箱子,立时一股臭气冲了出来,看来章彪死了好几天了,尸体都发臭了,屋里的人都捂住了鼻子,往后退去,只有李日知不动声色,反而弯下腰,仔细看着箱子。

    陈英英在后面有手帕捂着口鼻,叫道:“日知,太臭了,你不恶心啊?”

    李日知回过头,道:“当然恶心,臭得我都快晕倒了,但离得远也没法看情况啊!”

    陈英英又取出了一条手帕,上前交给了李日知,李日知见旁边的差役一副要吐的表情,他便接过火把,道:“你们都出屋子去吧,我一个人来检查就行了!”

    他把火把插入到地里,小屋子是土地,火把是可以插进地里的,他用手帕捂嘴,又叫猎户出去找了根树枝,然后他拿着树枝,翻动尸体。

    李日知道:“章彪尸体的位置,没有动过吧?”

    猎户摇头道:“没有动过,小人哪敢去动死人,不过,把箱子抬来抬去的,也许里面的尸体晃动了,但也应该不会移动得太大。”

    李日知用树枝翻了下尸体,见章彪的至命伤在后背,是一个很大的伤口,血流得满箱子都是,但已经干了,渗入到了木头里面,而从伤口的大小和位置来看,应该就是箱子上的圆孔造成的,尖锐利器就是从那里刺进来的。

    李日知叫进了差役,让他们把尸体从箱子里面拖出来,平放到地上,尸体臭得很,差役们都挺不高兴,不过,看李日知认真的样子,他们也没法发脾气。

    傅贵宝和成自在都想进来帮忙,却又被李日知给赶了出去,他一个人就行了,人多反而碍手碍脚。

    李日知打开章彪的衣服,想检查一下他有没有其它伤痕,却发现章彪的外衣下面,竟然是全光的,没有穿内衣内裤,全身光溜溜的,就如同洗澡时一样。

    这还真是奇了,难道说当时章彪正在洗澡,然后被人抓了起来,胡乱套上一件外衣,就给塞到箱子里了?

    检查了章彪的其它地方,并无其它致命伤口,可以初步确定,章彪就是被箱外利器杀死的!

    李日知又再看屋里的地面,发现有血迹渗出,是从箱子的边角接缝地方渗透出来的,开成一个内部是方形,外部是不规则形状的血印,土地吸血,所以血印并没有多大,虽然章彪流血极多,但也没有弄得满地都是,正因为如此,大家搬着箱子出来进去的,并没有把血印给踩得模糊了,大概的形状依然保留。

    这就很明显的出现了一个问题,也就是说,章彪是在这个屋子里面被杀死的,而不是在外面杀死后,凶手抬着箱子进了屋子,如果是先杀人后抬箱子,那么地上会有血迹滴落。

    章彪致命伤口只有一处,伤口又大,又在心脏的位置,所以当时的情况是必定血流不止,而箱子的质量又不是很好,只是普通的木头箱子,那么血会很快透过木箱,流到地上!

    就算是李日知推断的有误差,章彪不是在屋子里被杀的,但根据箱子的质量,还有伤口的大小,鲜血的流量,那么章彪被杀的地方,也不会离此超过二十步的距离!

    否则路上就一定会有血迹了!

    李日知站起身,道:“都打起火把,看看周围二十……三十步的地方,有没有血迹,大家都看得仔细些,不要落下什么地方。”

    差役、里长、猎户、村民、还有傅贵宝成自在他们,全都出去寻找了,只有陈英英留着,不过她虽没走远,但却也不肯进屋,太臭了,真难为李日知能在里面待着。

    李日知又再检查房门,发现房门是从外面踹开的,看上去倒也象是野兽从外面撞开的,而屋里很是凌乱,这就不知是不是凶手走后,这里有没有进来野兽了,但野兽是打不开箱子的,所以无法破坏尸体,除非是熊虎这样的大型野兽,但明显这片地方没有,要不然官府早就派出差役去打虎杀熊了。

    李日知走出屋子,站在外面,开始思索起来,整理事情脉络。

    陈英英见他出来,便走过来,说道:“你总算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挺喜欢闻那味儿的呢,你不会是喜欢尸体吧,比如说吃!”

    李日知看了她一眼,道:“你的话真是让我毛骨悚然啊,我哪可能喜欢尸体,还是喜欢吃,我长得象妖怪么!”

    这时候,出去看血迹的人们陆续回来,天黑看不清,他们也算找得仔细,但都说没有找到血迹,只能等明天天亮时再仔细看看。

    李日知也清楚现在不是查看的好时间,只能等明天天亮了,但是突然,他转身回了屋,往箱盖上看去,就见箱盖上有好几条棍痕,象是棍子打在上面留下的痕迹,几乎把箱子的木板打坏了!

    李日知心想:“这恐怕是仇家所为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