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永夜君王 -> 永夜君王的最新章节目录 -> 章二十七 何处兑子

章二十七 何处兑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洛萨已向这边冲来,即便以他的威能都无法看清哈?**拐浦芯烤故鞘裁炊鳎对锻ブ患煌拍:庥霸诨夯毫鞫?br />

    究竟是什么,让张伯谦如此震动?

    哈?**棺房聪蚵迦质疽獠灰拷S氪送保肽Т蠖骄芯醯揭还汕看笃⒏艨沼胨岽チ艘幌隆U馔ǔJ橇矫挥械幸獾暮诎登空撸诮攵苑桨踩嗬胧被ゴ蛘泻舻木俣U庖恍形⑸诖缶颓淄踔洌词构***故且榛峋尥贰⒓用崆淄酰际粲谟行┟***噶恕?br />

    但是洛萨仍然谨慎地缓了缓速度,此刻他的直觉发出强烈信号,告诉他眼前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非同寻常。而且哈?**垢詹疟硐殖龅牧α渴翟诰耍寐迦既滩蛔∮淘チ艘幌拢欠褚苯幼踩攵苑降牧煊蛑小?br />

    血族在打什么主意?洛萨这样想的时候,忽然发现梅丹佐没有紧跟上来,落后在百多米开外,慢吞吞向这边飘。

    蛛魔大督军立刻停步,不再靠近,看向梅丹佐的目光变得有些警觉。无光君王好像一无所觉,不紧不慢地飘到与洛萨并肩的位置。

    洛萨不动了,梅丹佐当然不会一个人冲过去,其他亲王大公更无可能。战场这一端,就这样诡异地静止。

    张伯谦缓缓问:“你怎么得到这个影像的?”

    哈?**沟溃骸拔胰绾蔚玫剑⒉恢匾V匾氖牵闼醇慕允钦媸怠!?br />

    那团光芒在哈?**拐浦芯簿擦鞫土氲米罱牧轿缓诎荡缶蓟故强床怀鍪裁刺乇鹬Α?br />

    张伯谦眼中却是一副纤毫毕现影像,躺椅上白发素衣的人转头看过来,衣角纹路清晰可见,就连面上最细微的表情都生动无比,仿佛一伸手即可触及那人气息。

    这场景真实得有如身临其境,更厉害的竟然连气息也完美呈现。张伯谦立刻就感知到林熙棠的气息虚弱得若有若无。林熙棠看过来的那一眼,和平时一样静若止水,却是生机黯淡,而自始至终他的身体乃至手足几乎没有大幅度移动,明显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

    林熙棠何时虚弱到这种程度?或者说,他从不会在外人面前现出如此虚弱姿态!

    张伯谦目光一转,将影像中的环境布置尽收眼底,躺椅背后落地长窗外的独特风景历历在目,心中又是一震。

    他这一次索性懒得作任何掩饰,喝道:“他在天机阁?”

    “不在那里,又能在哪里?”

    “无论在哪里,都不该在那里!”张伯谦声音不高,语气中已经充满了森森杀意,如潮水般向哈?**寡谷ァL旎笫堑酃氐兀ㄎ笮吞煅莺图赖涠瑁浦刂兀靠煅荼匦氪罅垦溃ト嗽诶锩娓疚薹ǘ锰旎酢?br />

    青阳王含怒一击,哪怕只是气机压迫,又有几人承受得住?哈?**挂膊桓业逼浞婷ⅲ樟擞跋瘢⑽⑼撕蟆?br />

    “真假与否,青阳王心里有数,有些东西可是假冒不来的。怎样,您还要继续在这里耗?**ヂ穑俊?br />

    张伯谦眼中寒芒一闪,道:“林熙棠现在如何?”

    “我怎么知道?不过,应该还是活着。”

    “应该?!”

    哈?**沟ǘΓ溃骸扒嘌敉趸鹌坪醴⒋砹说胤健2还以揪偷S橇衷Р唤焱趸嵊邪倜煽此缃衲Q灰凳辏蛐砹衲甓汲挪还ァ!?br />

    话音未落,张伯谦陡然一掌劈出,数道耀眼电芒聚成一道屏障朝着哈?**蛊嗣嬖胰ァ?br />

    哈?**谷词窃缬蟹辣福俅瓮顺隼显叮鹕獾惆喷澈煅呦殖鏊闹煊颉盎苹韫取保缑⑵琳习胂靼氡芸ァ?br />

    “他现今这个样子可与我无关。月余前,议会有预言大师就说贵国帝宫有变,现在看来却是应在了林元帅身上。难道青阳王您也束手无策?怎么,在大秦,即使以天王之尊也不得不低头吗?”

    张伯谦眼中光芒闪动,道:“这种无用挑拨,说多了就没意思了。帝国中当然有我也要顾忌的人或事,但在这件事上,却一个都没有!”

    他袍袖一振,转身就要走,却被哈?**菇凶。骸暗鹊龋 ?br />

    “你又想说什么?”

    “请转告林元帅,不管他以前谋划了些什么,新世界的到来,会改变时代,他即使不肯放弃天机大局,也只有毫无意义地失败。”

    张伯谦直接回道:“我不会帮你带这句话,林熙棠的选择由他自己决定,自己承担。”

    “青阳王情愿求助禁忌之术,也不愿劝他放弃无谓的牺牲?”

    张伯谦森然道:“他和我的事,都轮不到你来废话。”

    哈?**钩聊艘幌ⅲ溃骸耙榛崂锩嬉彩鞘屏α至ⅲ行┫胍幽俏槐菹禄乩矗行┰蚋粗卮笄啬诓勘涫吹睦妗K郧嘌敉醮巳ィ蛞宦沸⌒摹!?br />

    张伯谦淡道:“只要不是三位至尊出手,其他的还拦不住我。”

    “青阳王也太自负了。”

    张伯谦向哈?**股钌羁戳艘谎郏溃骸拔蘼廴绾危裉斓氖挛壹亲×恕!?br />

    “不用谢我,我只是想要把那位陛下接回来而已。你要是不走,我们可接不到人。”哈?**刮⑿Φ馈?br />

    张伯谦点了点头,拔腿就要走,完全没兴趣知道那人身份。而远方指极王大吃一惊,差点挨了永燃之焰一击。虽然闪避成功,但也大大削弱了辛苦搏来的优势。

    “伯谦,你这是要干什么?”

    张伯谦背影微微一动,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原地转身,凝立不动,道:“帝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您不会不知道吧?”

    此刻,洛萨和梅丹佐全都看出事态有大变化,并没接着上来围攻张伯谦。两位大君不动,其他亲王和大公更不会凑上来找不自在。而哈?**挂膊蛔咴叮驼驹谝槐撸桓本补酆孟返难印?br />

    指极王一边还击,一边回答:“我知道。”

    “你知道还要带我来这里,拦一个身份不明的人?”

    “此地之事至关重要,远非其它可比。再者说,事有轻重缓急,帝都不管发生什么都只是内政,你我身为天王,本就不好在其中倾斜立场。”

    天王不领兵,当然天王也不干政。背后影响完全避免不了,但是就连抓权抓得最多的长生王,都从来没有跳到明面上来过。

    张伯谦嘿的一声,声音低沉,道:“没那么急?不好倾斜立场?乱成什么样子都不管吗?”

    指极王皱眉道:“帝都政争无非就是那么回事,如何比得上这一边!若是拦不到那人,或许多年之后,永夜又会多出一位接近圣山之巅的存在。到了那时,大局崩坏,难道还要痛悔今日不成?”

    张伯谦冷道:“永夜多一个还是少一个强者,那是他们的事。帝都那边,却是我们的事。”

    “可这两件事偏偏同时发生,两相权衡,自然是要来这里的。”

    张伯谦双眼微眯,道:“也就是说,整个帝宫之变都是兑子,兑掉你要拦的那一位,好大的手笔。”

    指极王叹一口气,道:“永夜并没有给我们选择。帝宫之变既然总是要发生的,何不因势而为。至少现在永夜内部在圣战停止后,仍因利益分散了注意力,否则我们这边全无拦住那人的希望。只消再等半日功夫……”

    指极王说得委婉,然而张伯谦却不领情,打断他道:“再有半日功夫,帝都那边也要尘埃落定了吧?说到底,这还是兑子。”

    指极王缓缓道:“其实,我并不清楚这次帝都变乱的真正情况。但在帝国内政上,天王的立场就应该是中立。伯谦,你出身门阀,又向来是勋贵的领袖人物,可世族凌驾帝党太过,并非帝国之福。”

    张伯谦听出了几分意思,指极王这是怕他支持门阀世家对付帝党?不由怒极反笑道:“我看不是世族凌驾帝党,而是皇帝清洗权臣吧?”

    两人从说到帝都内政开始,即改用黎明原力传递声音,以隔绝永夜诸强的耳朵。而永夜众强者似乎也有了默契,并未设法干扰指极王和张伯谦交流,甚至永燃之焰都稍稍放缓了些攻势,让指极王维持微弱优势,以便和张伯谦好好交谈。

    他们越是如此,指极王就越明白是什么道理。

    永夜议会显然做了不止一手准备,此刻,张伯谦明显已被哈?**顾刀绻酪骨空哒馐被挂セ鳎挡欢ɑ嵊蟹葱Ч6馊淮缶醋圆煌肿澹揪褪乔V浦疲呐掠腥挝裨诩缟希膊幌牒腿俗逄焱醮虻媚闼牢一睢?br />

    指极王索性停手,一个闪身出现在张伯谦面前,果然魔裔大君压根不阻拦两人会合。

    此时,离两名天王最近的变成了哈?**梗膊换怕遥晃⑿χ吕瘢煨焱撕蟆U獯嗡恢蓖顺龅教焱醮缶墓セ骶嗬胫狻?br />

    指极王道:“伯谦,我们只需要在此盯上一日,那人必会经过。到时候就能解除帝国未来百年的心腹大患。哪怕只能伤她,也可妨碍她进入新世界得到可怕的成长。除此之外,永夜最近能对外领兵的大君都在这里,若牵制到底,浮陆那边也能减轻压力,正好借此机会一举夺下,为帝国中兴奠定真正根基!”

    张伯谦此刻已能够确认,指极王或许当真不太清楚帝宫之变的具体情况。对天王来说,庙堂之上的政争犹如儿戏,具体由哪一派来主政都区别不大。天王是帝国超脱的存在,他们眼中看着永夜与黎明的大局,然后兑出己方优势。

    张伯谦忽然不想和指极王再兜圈子,语带?**淼氐溃骸安恢堑酃奈淮蟛爬从嗡盗四媚谕耆恢牢颐钦獗叨易邮呛稳说那榭鱿拢痛鹩ψ稣庖怀 R残戆桑词鼓懒耍不峋醯媚昧治跆亩夷歉雒侄疾桓宜档募一铮⒚挥惺裁次侍猓叮I嫔狭烁÷剑褂泻么笠欢烟硗钒桑俊?br />

    指极王微微愕然,显是很意外听到林熙棠的名字。身为先帝遗旨指定的四位顾命大臣之一、帝国元帅兼内阁首辅、天机术第一大家,林熙棠在朝堂上的位置只在一人之下,而在整个帝国他所握权柄也差不多能排进前十了。

    然而指极王脸色很快转为严肃,道:“帝国与永夜相争,这是大势。对撞之下,无论谁夹在中间,都会被碾为齑粉。休说他林熙棠,就是你我,大势到时,战死沙场也不足为奇!”

    “死在沙场,和死在谋局,岂可相提并论!”

    “伯谦,以熙棠换取浮陆,和永夜一位很大可能登临圣山的强者,有何不可?”

    张伯谦定定地看着指极王,一字一句地道:“我张伯谦自知从来不是帅才,也不想当帅才,所以从来不会谋篇布局。这次兑子看起来是很划算,但对我来说,林熙棠是政敌,是同袍,不管是什么,他都不是棋子!永夜添一强者那又如何,如果为了畏惧他们强大就要自断一臂,这样的帝国,还想要倾覆永夜?”

    “伯谦……”

    “不必说了,我这人就是一介武夫,不懂那么多大道理。日后那人如果成了气候,我再和她约战虚空就是。可是今日今时,老王爷,你若是再拦我,就休怪我不识大体!”

    指极王欲言又止,然而张伯谦并不打算再多说什么,衣袂鼓荡,虚空中居然慢慢有云絮开始出现,这是他全力张开领域的预兆,眼看就要强行冲关。

    指极王脸色变幻再三,惟有一声叹息,让开了去路。

    张伯谦与他擦身而过,然后驻足,并未回头,只是道:“你始终不说要拦的是谁,不过现在我倒是大概也能猜到了。在这件事上,帝国某些人做事着实令人不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指极王叹道:“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除了斩草除根,以绝后患,还能有什么好办法?难道要指着她将来大发善心不成?”

    张伯谦默然片刻,道:“老王爷,当年你可不是这样的。”

    “当年……”指极王笑容中有着沧桑,摇头道:“自她走的那一刻起,姬问天就已经死了。现在,我只是人族的天王,用这把老骨头为我族存续多做点事情而已。”

    “若你真是如此想,那应该做的是切掉帝都内乱的根源毒瘤,而不是拉着我在这里拦人。”

    张伯谦目光如刀,指极王竟有些难以直视,略略侧头,方才苦笑,道:“毒瘤啊,这个形容,倒真是有点贴切了。”

    张伯谦并不回答,起步远去,转瞬间就消失在虚空深处。然而方行到半途,前面虚空深处,就逐渐弥漫出一片庞大阴影。

    手机用户请访问【m.19lou.tw】,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