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疯狂梦世界 -> 疯狂梦世界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081章 恨得深沉

第1081章 恨得深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白痴,土堡之外你将要面对的敌人,可不止是贾十三一人。”

    “小心!”

    两道声音一前一后无缝链接的发出。

    前一道没好气数落秦古,且一针见血指出秦古身于土堡外最大危险因素的声音主人是唐涛。

    而后一道惊呼示警者的主人,却是贾四四。

    惊呼声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还未完全在空气中消散。

    半跪于地面,单手通过一只脚将贾十三死死按在地面的秦古,陡然整个人晃了晃。

    噗!

    一道锐器入肉声随即响起。

    一把金属刀整个刀锋,大半都深深劈入某人肉里。

    只不过被劈者,不是保持原姿势半跪于地面,单手锁定贾十三行动能力的秦古,却是什么也没做,暂时什么也做不了的贾十三。

    扭头。

    秦古一脸迷茫地冲土堡上端,向他示警的众人好奇发问。

    “小心?”

    “我需要小心什么?”

    无形装逼最致命。

    显然整个土堡上端,所有人,包括贾四四在内,都被秦古此无形的致命一击,给深深伤害到了。

    他们根本无力回答这一问题,哪怕只是一个字。

    总不能回应称,要他小心身后击不倒沉睡者的袭击吧?

    毕竟刚刚才有一个鲜活案例就在他们眼前发生,真要小心,小心的貌似也应该是贾十三,而不是秦古。

    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秦古早就有所预料。

    是以压根就没在这上面花费太多精力。

    发问之后。

    低头。

    冲着又一次被自个按在地面的贾十三嘀咕。

    “祭品砍神?”

    “十三啊,你这伪神当得不够称职呀,至少一点都没有得到祭品们的忠心爱戴。”

    话音一落。

    身后两道强烈破空声同时响起。

    秦古脑袋向右一偏。

    噗!

    一杆金属长枪擦着他的左耳,一枪深深扎入贾十三的肩膀骨里。

    右手银白源力棍向上一扬。

    棍首如巧合般,正好顶上一把从身侧袭来长刀的刀锋。

    原本应该从左往右,横扫向秦古脖子的长刀,却在这一顶之下,生生变向,顺势以更大力道向前一刺,刀尖直接将贾十三突然撬高的左腿贯穿。

    “看来不仅是没有爱,他们对你的恨,恨得深沉!”

    瞅着这一刀带至的严重伤口。

    作为始作俑者,秦古却相当悠闲的惊讶点评。

    此点评效果相当于在某一严重伤口上,直接撒了一大把盐。

    咚!咚!咚!

    话音一落。

    秦古身后传来三声重物砸地的闷响。

    甚至不用回头看。

    他也知道,刚才想要袭击他,却给他们主子添堵的三名击不倒沉睡者,已然受到了惩罚。

    十有**。

    已经从一名击不倒沉睡者变为昏迷者。

    对于这三个背锅侠,他是半点也不觉得心里愧疚。

    妹的。

    都真刀真枪企图要砍他了,哪怕最终没砍上,受报应也是应该的。

    这与他们是不是被污染,行为有没有被控制,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一时间,四周原本蠢蠢欲动的击不倒沉睡者们,因为这一变故突然安静了下来。

    至少不再继续企图将秦古当作第一攻击目标。

    被秦古以极其屈辱方式按在地面的贾十三,也同时停止了挣扎。

    嘿,嘿嘿,嘿嘿嘿……

    三秒后。

    从其几近与地面零距离亲密接触的嘴里,发出一连串极其诡异的轻笑。

    秦古当然听到了这诡异笑声。

    不过眼珠转动了一圈后。

    满脸平静浮现。

    如同什么都没听见般,依旧保持着之前的沉默。

    “我想到了。”

    “想到你为何要终止远程箭击,甚至不惜冒险纵身跳下土堡防御体,单独与我直面相对的真正缘由了。”

    依旧保持着嘴与地面亲密接触的状态,贾十三阴冷的声音却多了几分得意。

    如同突然发现什么了不起的大秘密般。

    秦古眉梢跳了跳。

    继续维持沉默。

    一副随他怎么想,就是不搭腔的高冷模样上线。

    言多必失。

    他可不想上演,被这家伙从言语间诈出什么关键信息的乌龙戏码。

    谁知贾十三根本不在乎他的沉默。

    几秒后。

    瓮声瓮气继续宣布。

    “你是想用这种方式限制我的行动,避开之前那种限制方式,有可能导致的严重弊端是吧?”

    “真聪明,居然在这么短时间里,就想出了新方案代替旧计划。”

    “这样做,虽说你本人的危险程度大幅上涨,但你貌似自信自个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减小这种危险对你个人的伤害值。”

    “以近身方式控制住我,就可达到既不令我受伤严重,将伤害转嫁到其他无辜者身上,造成大面积人员伤亡,又可最大限度拖延时间,以达到用最小伤害值,等到支援力量成功抵达的目标。”

    “妙,实在是妙!”

    “可你觉得这种临时想出来的计划,真的能让你得偿所愿?”

    聪明人与笨人之间的区别是,聪明人往往能通过各种感官,以最快速度判断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以秦古的智商,在听到贾十三这样的宣布后,脸上快速浮现起一丝苦涩。

    被人看穿的滋味不太好。

    被人以超快速度看穿的滋味则更加不好。

    嘴角勉强一勾。

    如同是在笑。

    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秦古模棱两可的轻声反问。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能不能得偿所愿,决定权从来都不在你身上,而应该只在我自个身上吧?”

    贾十三全身肌肉猛然一紧。

    双臂手肘一撑地面。

    扬头。

    背对秦古低沉嘲讽了一波。

    “那可不一定!”

    话音未落。

    卡嚓!卡嚓!卡嚓!

    一阵强行扭动的诡异脆响声伴随出现。

    脆响声的发源地不是别的地方,基本都来自于贾十三被秦古以外力强行压制的那一条腿。

    如闪电般翻转。

    转身一百八十度。

    贾十三陡然坐于地面与秦古正面相对。

    而他自个的那条腿却已然在自身的操作下,直接扭成了一根麻花。

    其脸部肌肉此刻是扭曲的。

    极致扭曲。

    扭曲到完全看不出原本长相。

    其脸部的汗水在狂飙。

    如同是刚刚才从河里冒出来般。

    直视贾十三以这样的面貌,以及这样的方式再次与自个超近距离面对面时,秦古不由自主微微一怔。

    真特么的狠!

    对自个狠到丧心病狂!

    难道如此做他就不痛吗?

    答案是否定的,肯定痛,不痛就不会呈现这样的面貌。

    不等秦古从内心深处感慨完毕。

    贾十三一拳冲秦古脸庞狠狠砸去。

    秦古右手银白源力棍随意一轮。

    噼啪。

    某人挥出的手臂骨头再度被银白源力棍击碎。

    但同一时刻,秦古注意到却已然来不及作出防御准备的一抹黑光,从诡异角度,以超快速度,横扫向自个腹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