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总裁宠妻,太太请一爱到底 -> 总裁宠妻,太太请一爱到底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11章 疯狂的白茉莉

第111章 疯狂的白茉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相框里装着的照片上,是一个眉目娴静的女人,看起来有些年纪了,虽眉目慈善,眼底却不乏凌厉,想想像极了乔景黔。

    想到白茉莉提起过的乔景黔的母亲,江恙大概明白,这就是乔景黔的母亲了吧。

    想想自己好像还没有见过自己的婆婆,甚至连听都没听过,要不是白老师……

    白老师,江恙心底的疑云愈浓。

    这时候,乔景黔正好洗好澡出来,一条白色的浴巾遮住了不该看到的地方,其他就一览无余。

    江秧听到声音回过头去的时候,乔景黔已经看到她手里拿着什么,肉眼可见一缕阴沉在他脸上一闪而过。

    “乔景黔……”

    江恙想要解释,乔景黔就已经三两步上来,把相框重新扣了回去,然后冷冷道:“以后不要随便乱翻。”

    以后不要随便乱翻。

    江恙心头泛起一抹受伤,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说这句话,合适吗?

    她就站在那里,没有动,乔景黔没听到声响,稍稍侧头看了一下,不看不要紧,一看心都紧了起来。

    江恙眼眶都泛着红,明显哽咽的模样。

    乔景黔不知道,单单他一句话,就把人给伤了,他赶紧走了回来,身上还在滴着水,却无暇去顾及。

    “对不起,刚刚是我太急了……恙恙……”乔景黔显得有点笨拙,说着说着,竟直接伸手把江恙给扣进怀里。

    一句句恙恙在耳边飘荡,乔景黔含着愧疚的一句句呢喃打在江恙的心头,她不觉竟更加红了眼眶,最后彻底哽咽。

    “你有话就好好说嘛!谁乐意碰你东西了,以后别让我给你收拾!”江恙发脾气似的抬手捶打乔景黔,最后恶狠狠警告:“以后在对我说那种话,离婚!”

    “啪!”

    江恙的屁股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乔景黔!”江恙忍着怒气怒喝,妈的!还当她是小孩子呢!屁股说打就打!

    乔景黔无视了她怒意涛涛的样子,眉梢眼角染上笑意,看样子是不在意干啊刚才发生的不愉快小插曲了。

    可当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后,桥景黔又再次毫无征兆地把江恙一把扣进怀里,而后,深深无力伴着黯然神伤的话语一字一句从头顶飘了下来。

    “我母亲过世了。”

    我母亲过世了。

    过,过世了?

    江恙在乔景黔怀里瞪大了眼,她下意识想动,却被男人扣得很紧,几次没挣动后,她选择紧紧抱住了乔景黔,“没事了,没事了,我在呢。”

    她没想到,乔景黔的母亲居然已经去世了,但眼下明显不是问的好时机,所以江恙选择噎下种种疑问,拥紧了乔景黔,想尽自己的力量,给他温暖,毕竟乔景黔的声音听起来很受伤。

    她更没想到,自己的动作会更方便了乔景黔将她反手抱起,于是,一晃眼,江恙就已经在床上了。

    “你干什么?”江恙看见乔景黔直挺挺站在床头,大手一抬,啪嗒一声,灯关了。

    “你说呢?”黑暗中,原本紧紧打在乔景黔腰间的浴巾似乎不翼而飞了……

    翌日早晨,江恙起了个早,在厨房忙活半天,给乔景黔做一顿爱心早餐。

    毕竟是新婚后第一天,她还是希望自己在乔景黔心里是一个贤惠好妻子的形象。

    等做好了早餐,1她准备去叫醒乔景黔,走到门口时却突然听到里面传出来的说话声,便不由自主地停了脚步。

    “全力注资光江堂,和段家抗衡,有什么事让人和江胥一起出面,出了事我担着。”

    江恙什么都没听清楚,唯独这句话听清楚了,而后心里溢出来的,不知道该是感动还是酸涩。

    想来这还是乔景黔让她和他结婚的条件呢。

    想想真有点好笑。

    江恙陷入怔愣中,乔景黔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了电话,打开门准备出来,看到的就是江恙呆楞的样子,结合前后,他一下子知道江恙八成是听到了什么。

    “恙恙……”

    他刚开口,还没说什么,就被江恙给打断了。

    “谢谢你。”

    谢谢你,帮了江家。

    乔景黔一愣后,蹙了一下眉头,伸手将江恙拉进怀里,“笨蛋!”

    谢什么。

    吃过早餐,本来休假不用去公司的乔景黔,临时有点事需要过去一趟,犹豫再三,再江恙的催促下,他还是去了。

    静谧的公寓里,突然响起一道急促的电话铃,是座机传出来的。

    正在房里休息的江恙很快出来,以为是乔景黔有什么事打来的,但看到来电显示后,明显失落了下。

    那是个陌生号码。

    犹豫了下,江恙还是接了。

    “喂,你好,你是哪位?”

    那边一开始没有声音,江恙连续问了几次后,那边才有了一点儿悉悉索索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江恙听到。

    江恙刚要再开口,那边的人就开口了,声音断断续续,奄奄一息像游丝一般羸弱:“江恙,你方便来一趟学校天台吗?”

    这声音,江恙何其熟悉,怎么会听不出来是谁的。

    白茉莉!

    “老,老师,你怎么了?”

    听声音不太对劲,一抹不好的预感升上江恙的心头。

    “你能来一下学校天台吗?”白茉莉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

    江恙心里着急,怕出什么事,一口应下。

    白茉莉很快挂了电话,江恙也没敢耽搁,换了身衣服,匆匆忙忙出了门。

    打车到了学校,江秧风风火火进了校园,一路上不免有熟人和她打招呼,但她都没去搭理,因为直觉白茉莉那边不对劲。

    江恙一口气上了天台,果然看到在天台边缘徘徊的白茉莉。

    “老师!”

    白茉莉听到声音,又往边缘靠过去一点儿,才回头看江恙她浅浅一笑,在她脸上,看到了一种极致的虚弱:“江同学,你来了。”

    “老师,你怎么了?”江恙有上气不接下气。

    白茉莉像是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又回过头去,看向湛蓝的天,裸露在脖子上的伤痕,一下子挤进江恙眼里。

    不好的预感更深了,江恙不着痕迹地往天台边缘靠过去。

    白茉莉还没有察觉。

    “江同学,你记得吗?我说过我结婚了,可是你知道吗,我并不爱我的丈夫,我们从来都是有名无实,很久以前我有过一个很爱的人,他也很爱我,我们是对方的初恋。”

    江恙的脚步突然停了,眉心也跟着蹙起来。

    白茉莉像是自说自话,继续说下去:“就在昨天,我丈夫强女干了我……”

    这句话,恍如一颗炸弹,嘭一声在江恙心里炸开。

    “我试图求救的,我打过电话给他,我的初恋,我最爱的男人,可他昨天结婚!没有接我电话,接电话的是他的新婚妻子!”

    “我想求救的心骤停于此!”

    “所以我被强女干了,我对他最后的忠贞也没了,我最后的尊严也消失得一点儿都不剩!”

    她说到这里,江恙的呼吸都像是停止了,白老师的初恋情人,昨天结婚?

    她和乔景黔也是昨天结婚……不,不会的,是她想多了。

    江恙极力压制心里冒出来的可怕想法。

    她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要说什么,喉咙口像是被什么都东西堵住了。

    白茉莉侧头过来看他,苍白的脸上带着浅笑,却不是真的在笑,反而让人觉得后背阴凉。

    “江同学,相信你心里已经有猜测了吧1?”

    江恙心头戈登一下,一双眼睛盯住白茉莉,笑了笑:“白老师,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

    白茉莉看着她,忽而又望向澄澈的天,苍白笑道:“乔景黔,就是我的初恋,懂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没有看江恙,问的却是她。

    果然,心里的想法得到验证,江秧的心跳像是突然之间停止,连带着呼吸也紧了。

    乔景黔和白茉莉,竟还有这层关系么……

    “那又怎样?”江恙强忍着心里的极度震惊,咬着牙问,“那也是从前了不是吗?你们若是真的相爱,那又怎么会有现在的我?他又怎么会和我在一起?说到底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白老师,你何必再拿这些来说事?”

    “江恙,你懂什么?”白茉莉突然回头看她,眼里带上猩红,有一瞬疯狂的错觉,“是他妈,如果不是他妈从中阻拦,明里暗里挤兑我,我们不会分开,说不定现在孩子都有了,江恙,你没有听他说过他妈吧,实话说,他妈已经过世了,就在不久前,这么重要的事,他没有跟你说过吧?呵……”

    乔景黔的妈妈……

    江恙仿佛听到自己心里重重一咚的声音,确实,在一起这么久,乔景黔确实从来没有提起过他妈,原来,他妈妈竟然已经过世了?

    这么重要的事,白茉莉知道,她竟然不知道?

    忽然之间,好像有些可笑。

    乔景黔,你瞒了我多少?

    江恙有点想要逃离这里,可是恍惚间,白茉莉已经踏上天台边缘的石椅上,那个角度,身子一斜,整个人都会掉下去!

    “白老师!”江恙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白老师,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手机用户请访问【m.19lou.tw】,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