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爱你朝朝暮暮 -> 爱你朝朝暮暮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72章 办理复婚

第72章 办理复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林暮又羞又恼的看着他,半咬着嘴唇害羞的犹豫纠结了好一会儿。

    最后还是禁不住男人那双眼睛的吸引,拉住他领带带向自己,献出一吻。

    温热绵软的唇贴上瞿宁朝的那一刻,男人的脑子里轰的一声,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扣住林暮的后脑勺加重了吻。

    比起林暮青涩和含蓄的浅尝遏止,瞿宁朝就像是洪水猛兽,恨不得把她拆入腹中,吻技熟稔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良久,他松开她的唇,深情的吻着她耳根。

    林暮闭着眼,轻轻的娇喘,忽然听见男人说:“没套,用这里帮我。”

    男人的手指,轻轻的摁在林暮的嘴上。

    什么?!

    林暮猛的张开了眼,又羞又怕的看着男人,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可是在看到男人眼底都布上了**的红血丝时,又觉得非常的不忍。

    其实瞿宁朝早在前段时间就想她想得不行,有一次晚上还做梦梦到了她。

    两个人不着一缕的抵死缠绵,梦中的林暮比现实中也主动了许多,让他好几次把持不住。

    最后午夜梦回醒来,掀开被子一看,竟然真的是濡湿的一片。

    脑子里回想着梦境中的画面,还是忍住了。

    两个人对视了许久,最后还是瞿宁朝不忍心松了口。

    他说算了,翻身要跟她拉开距离。

    “等等……”林暮害羞的得要爆炸了,伸出手拉住了他。

    男人诧异的看着她,只见她目光看着别处,很轻很轻的点了点头。

    “就这一次,以后不可以。”

    “好。”男人扣住她的后脑勺,又是一个热情的吻。

    慢慢的,两个人转换了位置,林暮趴在男人坚硬的胸膛上,身体往下移动,手颤抖的摸上男人的冰凉的皮带扣。

    咔嗒的一声!

    她的手探进去,明显的感觉到男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可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

    这一声开门响,让床上的两个人都猝不及防的怔住了,双双望向门口。

    病房的门口,一身深蓝色西装的慕启森也怔住了。

    他是来探病的,但没想到能够撞见这么辣眼睛的一幕。

    良久,瞿宁朝最先反应过来,翻身从床上起来把位置让给林暮躺下。

    林暮缩进被窝,吓得脑子都空白了!

    幸好啊!她没有完全脱下瞿宁朝的裤子,不然那可就不只是尴尬了!

    慕启森咳嗽一声,揶揄的笑着走进屋。

    “看样子病情恢复得不错,没有林慎之说的那么严重。”慕启森的话传进被窝里林暮的耳朵,让她懊恼的皱着眉。

    她怎么就禁不住诱惑?!

    这下子就好了,传出去她这张脸皮不要了,要被人笑死!

    紧接着,病房里又响起了第四个人的声音,是个听起来就很优雅的女声。

    “我晚了点,去买了点水果。”

    林暮一下子就听清了这是谁的声音!

    她掀开被子,看见的果然是舒仪。

    许久不见舒仪更加的漂亮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优雅知性的气质,前段时间她有留意到,舒仪是芳华出版的宠儿,新插画集又一次大卖了。

    看样子,事业的顺利果然会让一个人意气风发。

    她的身边还带着孩子,是舒画。

    舒画牵着妈妈的小手,看着床上的林暮眨巴了一下眼睛,接着就吐了吐舌头,做出一个鬼脸。

    林暮一怔,小孩都这么嚣张?

    “舒画!”

    一声眼里的责备,从瞿宁朝的口中发出来。

    他低头看着舒画,眉头轻轻的拧着,接着就抬头看着舒仪,“怎么越来越不懂事了?”

    舒仪尴尬的一笑,没有说话,只是把儿子拉到了身后。

    原本这一幕没什么,可是林暮却总觉得看在眼底有些扎眼,觉得瞿宁朝的表现像是在教训妻子没教好孩子。

    她不禁又想起来自己曾经丢掉的孩子,有些闷闷不乐。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好朋友相聚聊聊近日的工作和生活。

    林暮躺在床上不想参与,也参与不进去。

    一旁的舒画没有玩具,插不上话,也是百无聊赖。最后,竟然慢悠悠的晃荡到了林暮的病床前。

    “有事?”

    林暮看着他过来,总觉得没好事。

    小孩子皱着眉头看着她,忽然不满的说:“你为什么要霸占着宁叔叔不放?”

    林暮更傻眼了,“我没有霸占他。”

    “你就有,就是自从有了你的出现后,宁叔叔都不来我们家过夜了。”

    舒画长得小但已经看得出面容的俊朗,林暮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是警告你的,”舒画咬着牙说,“你再缠着宁叔叔,我就对你不客气!”

    林暮把头扭开,“我不跟小孩子争论。”

    “你就是心虚,妈妈说你就是插足了她和宁叔叔的感情。”

    舒画不依不饶的揪着林暮,说的话也是越来越放肆!

    这一次,林暮转头紧蹙着眉头看着他,有些生气的压低声音说:“你妈妈没有教你什么是最基本的礼貌吗?你这样对长辈说话,很没有家教!”

    “你才没家教,丑八怪,插足别人感情。”

    “你!”林暮气得不行,她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她的外貌取笑。

    她气得胃疼,对舒画说:“你妈妈才是丑八怪,你妈妈才插足!”

    面对她的反驳和指责,舒画静了一秒钟,林暮觉得自己对小孩子说这种话似乎是太重了。

    她正懊恼,就看见舒画忽然仰天大哭了起来!

    “妈妈妈妈……呜呜呜呜……”

    “你干嘛?”林暮都傻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舒画,看见他当真流了眼泪。

    听到哭声的大人们走了过来,很快就把病床围了起来,可大家的目光都是放在小孩的身上。

    舒画捂着眼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奋力摆动着四肢,表现出痛苦的样子,撕心裂肺的哭着说:“姐姐说妈妈是丑八怪!我的妈妈不是丑八怪!”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就一齐望向了林暮。

    林暮慌张的从床上坐起来,正想要辩解的时候,就看见舒仪紧紧的抱住了地上的孩子。

    “林暮,对孩子说出这种话,我真羞于曾经是你的老师。”

    听到这句话,林暮嗓子眼的辩解全都堵住,让她觉得不能呼吸。

    她红着眼,咬牙切齿的反驳:“舒老师把孩子教育成这样,我比你更羞于你曾经是我的老师。”

    “你!”

    “幸好当初上你的课我没怎么听!”林暮气得急火攻心,也不管放下的嘴脸好看与否,只想攻击舒仪。

    舒仪也同样气上头了,在所有人都没料到的情况下,一巴掌给林暮掌掴了过去!

    啪!

    霎时间,整个房间都安静了,针落可闻。

    瞿宁朝最先反应过来,一把将舒仪推开!

    “舒仪你干什么!”他心疼的把林暮揽到怀里,等着舒仪紧蹙眉头,语气相当的严厉!

    舒仪涨红着脸,看了一眼慕启森,只见他不打算插手的样子。

    她扭头看着瞿宁朝一字一句的说:“舒画把你当爸爸,你就是这么看他受欺负的?”

    瞿宁朝蹙眉,看了一眼脚下还在哭得伤心的舒画。

    他是他看着长大,甚至舒仪困难的那几年是拿着他的钱养大的,不心疼那是假的。

    但是,护着林暮是他的本能。

    他稍微平息了一下怒气,对舒画说:“舒画你站起来,先跟你妈妈回家,我晚点去看你再讨论这个事情。”

    舒画站起来,拉住了妈妈的手,做出楚楚可怜的表情。

    旁边一直静观的慕启森终于说话,“走吧,我送你们回去,顺路。”

    话落,跟瞿宁朝对视了一眼,就看着眼眶通红的林暮。

    “贞贞出差,让我代为问候你。”

    “谢谢森哥来看我。”林暮没忘记礼貌,哽咽的回答着慕启森的问候。

    不一会儿,慕启森就带着舒仪和舒画离开了。

    瞿宁朝走过去关上房门,转身走向病床准备时表情有些严厉,打算要盘问林暮。

    可看到林暮委屈的坐在那里,眼眶红红的看着自己时,他忽然觉得心软了。

    他没说话,林暮就主动问:“你相信舒画?”

    瞿宁朝没回答。

    林暮嘴角往下一瘪,抽泣了起来,委屈得紧的说:“是舒画骂我,我才骂回去的!”

    “好了,我相信你。”

    瞿宁朝心疼的走上前,把她搂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像哄孩子。

    可是哄了好久,林暮还是哭。

    她越越伤心,声泪俱下的控诉舒画。

    “他说我是插足你跟舒仪感情的人,我是吗?”林暮推开他,用力的指着自己。

    瞿宁朝蹙眉,不相信舒画会如此说话。

    林暮见他还不相信,就说:“肯定是舒仪对他这么教育的,不然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

    “别哭了,我会处理,你不是插足者。”

    “哼!”

    林暮别开脸,不愿让他碰。

    瞿宁朝就见实在没办法安慰,只好提议,“那等你出院,我们去办理复婚,舒画再说你就把证甩出来。”

    林暮:“……”

    “怎么样?”

    林暮渐渐的止住了哭声,想想那个画面好像还挺解气的。

    于是开始期待了起来。

    手机用户请访问【m.19lou.tw】,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