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FGO之御主集结号 -> FGO之御主集结号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四章夜幕之下的校园

第四章夜幕之下的校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阴霾的天空看不见光辉。图特和卫宫士郎来到学校门口。望着寂静冷清的学校,卫宫士郎浮起遐思。

    眼前幽暗静谧的学校,正适合用来传播什么“七大怪谈”之类的事情。

    “只是从今往后,再也没人会来了吧?”

    看着学校,卫宫士郎下意识往兜里摸了摸,发现那件东西并不在身上:“应该是放在家里?”

    想到自己在学校被人捅穿心脏,在学校跟Rider大战,卫宫又想起自己的从者:“不知道saber怎么样了。还有慎二,没有Rider之后,不知道他会不会直接退出。对了——远坂,她和她身边那个……”

    想到那个一直看自己不顺眼的Archer,卫宫士郎摇摇头,把脑中的想法摒弃。只是想到从学校开始的圣杯战争,他忍不住去联想旁边的蓝发男孩。

    男孩吹着口哨,漫不经心打量眼前的学校。他自称失忆,但是战斗技术以及能力全在,卫宫恍惚间有个感觉。似乎下一刻,年幼的光之子就会用鱼竿把自己戳死。

    嗯,没错,位置还是心脏。

    突然,卫宫肩膀一沉,另一边跟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少年把手搭在自己肩膀上重重一拍,沉声说:“小心点吧。虽然学校这边看起来挺安全的。但——未免有人偷袭,小心戒备。”

    图特忐忑不安,按照自己的猜测。那位Archer在看到卫宫士郎后,应该会过来查看情况才对。

    虽然冒险,但为获取情报,必须设法搏一搏。再说了,如果Archer行动,或许另一个人也会出面救助自己二人?

    目前图特和卫宫都没有自己的从者,在迦勒底的保护下明显无法随意活动,所以图特必须给自己增加话语权。

    “哎,在游戏里面作为迦勒底的御主,哪里需要操心这些事。但是现在,迦勒底蹦出一大群活着的御主候补,那么我和卫宫对他们,一点价值都没有。反而因为不清不楚的来历,会成为他们怀疑乃至实验的对象。”

    图特的脑子还算灵活,他在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确也很惊慌。但随后遭遇美杜莎的袭击就彻底冷静下来。

    从者!

    自己没有从者!

    就算自己手上有三道令咒,可没有从者的自己,有什么办法反抗其他从者的攻击?

    能对付从者的,唯有从者。

    “因此,对我和卫宫而言,必须把主意打到另外两个可以交流的从者身上。没有从者,终究不方便啊。”图特目光打量卫宫,心中嘀咕:“希望这家伙管点用,如果能跟Archer签订契约,那就最好不过了。”

    图特怀着满腹心事,和卫宫士郎进入学校。

    这下子,就如同踩在蜘蛛网一样,四面八方浮现出一根根锁链,美杜莎再度出现在二人面前。

    “哦呼……没想到你们居然主动闯入我的地盘。”清冷的女声在暗夜中回荡。

    美杜莎这段时间一直在学校这边活动。刚才被二人击退,便躲回到学校休养。哪知道,图特二人居然闯入这里。

    看着两个年轻且富有活力的少年,美杜莎心中涌出一阵嗜血的情绪:“既然是主动送上门,那我也只好笑纳了。”

    “果然。”卫宫心中暗道了一句。他对美杜莎可能存在的地方有所猜测,一个是学校,还有一个就是间桐家府邸。但没想到居然真撞上了。

    “大姐姐,你还要继续打吗?”蓝发男孩主动站在两个比自己年长的少年前面。他将鱼竿指向美杜莎:“那么,就让我们继续刚才的战斗吧!”

    “呵呵……”美杜莎先是露出微笑,仿佛要说些什么。但下一刻,猛然间顺着锁链出现在男孩面前:“小弟弟,作为从者的前辈,教你一个乖。日后不要在远离御主的情况下单独行动。不然的话——”

    噹——

    男孩用鱼竿挡住从上空砍下来的镰刀,但是在冲击力下,禁不住向后滑了两分米。的确,没有提亚在身边,他的战斗力远不如刚才。

    “卫宫——”图特对旁边的卫宫士郎大喊,卫宫士郎立刻投影双刀,将美杜莎从男孩身边逼退。

    男孩皱着眉头,摆好架势重整旗鼓,握紧手中的鱼竿重新冲向美杜莎:“再来!”他瞪大双眼,血眸泛起一种妖异的嗜血之力,重新跟美杜莎打在一起。

    卫宫士郎看到这一幕,提着双刀也上去帮忙。

    “打起来了,但目前应该可以支撑一会儿。卫宫,你先拖住她,给我一刻钟的时间!”图腾看着战斗,慢慢开始后退。

    直到他跑到操场,在空旷的地带举起双手,对不知方位的两位从者喊道:“我说,如果你能看到的话,咱们可不可以交换一下彼此的情报?相信,你也很好奇,我们两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吧?”

    不是我们两个,而是卫宫士郎。

    图特相信,Archer会对卫宫士郎感兴趣,而另外一人应该也会对自己这两个没有从者的御主报以一定程度的援手。

    空荡荡的操场回荡着图特的声音,然而没有任何人现身。

    “我们两个外来者,迫切需要跟这里的本地人谈谈。而作为这次圣杯战争的从者之一,相信你也有一些事情要跟我们说吧?”

    “呦——小鬼,你有什么要说的?”突然,图特肩膀一沉,背后传来洪亮的成年人声音。

    余光一瞥,看到那人身上的蓝白色法袍,图特心中一松。只要他肯出来,那么一切都好说。

    “我想,先生就是这次圣杯战争的从者?从职介上看——Caster?”

    “没错,爱尔兰的库丘林,现在以Caster的身份现界。”

    “刚才,Caster是使用火焰吗?”

    “没错。”

    “那么,另一位应该是Archer吧?能不能出现见一见?”

    阴影中,有一位男子缓缓现身。

    ……

    卫宫士郎努力挥舞双刀,眼睛捕捉快速移动的美杜莎。

    的确,能跟从者大战的只有从者。面对一位从者的高速移动,他的反应根本接不住对方的攻击。要不是大脑中凭空冒出一些战斗技巧,外加突然觉醒的投影力量,恐怕早就败下阵。

    “这种力量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卫宫士郎皱紧眉头,突然大脑回忆不久之前那个“偷袭者”的螺旋剑。他右手的刀被美杜莎打飞后,立刻投影出一把全新的武器。

    “哦?这种战斗方式——”美杜莎有点反应过来,她一脚踹飞光之子,挥舞镰刀劈下:“跟那个男人很像。你们是什么关系?”

    “那个男人?”卫宫士郎一怔:“Archer?”

    美杜莎正要说话,但远处突然一片火光冲来,让她马上脱离战场:“Caster,你也要参与吗?”

    “嘛,至少不能让你欺负年轻人啊。”穿着厚厚的法袍,男子直接走入战场,站在年幼的光之子旁边。

    “啊——好帅,不愧是幼年的我。”

    “你是……”看着男子,幼年库丘林大脑中,突然有各种记忆碎片涌现,他捂着头蹲在地上呻吟。成年人绕过去,直接站在美杜莎面前,并对后面的图特说:“他就交给你了。”

    “我明白。”图特过来将男孩拖走,顺带示意卫宫士郎一并离开。

    “交给他一个人?”看到男人的脸,卫宫的心脏更疼了。两个,如果再来一个拿枪的,自己也不会惊讶了。

    “放心吧,交给他们,没问题。”图特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他们?”联想到不久之前的螺旋剑,再联想眼前的男人,卫宫士郎脑海闪过一个人影。

    果不其然,在库丘林和美杜莎交手的时候,时不时就有暗箭射过来,辅助库丘林战斗。

    “果然是他。”

    “所以说,这种战斗嘛,交给大人们就好了。咱们这些未成年人,老老实实在旁边看戏就好。”图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袋零食,他抓了一把递给卫宫:“来,吃吗?”

    看图特这么悠闲,卫宫露出苦笑,微微摇头,继续关注这场战斗。

    手机用户请访问【m.19lou.tw】,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