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美女赢家 -> 美女赢家的最新章节目录 -> 欢迎大家丰富小圈子 第一一七九章 被逼的

欢迎大家丰富小圈子 第一一七九章 被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今天晚上杨景行没跟成路搞音乐了,而是大家一起探讨艺人的职业素养,或者说应该怎么样去定位自己、定位一个乐队,更通俗地说就是成为明星的思想准备。

    成路虽然还不算正式出道,但是也混了这么几年了,各种大小场子和高低音乐节跑了不少,圈子里同行们都脸熟。对于关注独立或者地下音乐的听众而言,付飞蓉和成路也略微有点名气,幸福狗的主题曲凡想也算广为传唱。

    大家都是见过猪跑的,多少知道所谓明星歌星是怎么回事,不过杨景行今天要和大家探讨的不是老一套,他甚至检讨了,因为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给付飞蓉弄的那一套封闭地狱式明星训练其实是有很多不合适,那一套更适合包装式的艺人。

    成路不会走纯粹的包装路线,但是也不能像老一辈那样淳朴天然原汁原味。一个乐队要有自己的精神内核,然后由内而外地设置各项参数。大家共同奋斗了这么久,是时候也能够好好思考总结一下了。

    杨景行抛砖引玉,斗胆说一下自己对大家的了解,关于性格关于价值观关于音乐艺术取向。比如付飞蓉,虽然她在杨景行面前几乎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但是杨景行却觉得盼盼热情、仗义、正义感强烈,对新生事物有兴趣有接受能力,但是骨子里却有比较牢固的传统价值观……

    伙伴们都惊喜了,感叹老板说得太对了,盼盼岂止是仗义啊,跟别的乐队拼酒的时候盼盼可是主力,更可惜的是老板没见到她敲破酒**子疾声厉呵震住场面让几个小流氓屁也不敢放的英雄场景。

    被乐手们当着面跟老板告恶状,付飞蓉也没显露出什么厉害神色,也就是尴尬地笑一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身为老板,杨景行当然是不能鼓励有危险系数的事,不过也腆着脸说自己理解同龄人的一腔热血,只是热血要撒对地方。

    比起搞音乐,大家是在是太爱聊天了,基本上不存在被老板问得面面相觑都不敢说话的情况。其实都挺能聊的,而且也有远大理想,董世然甚至透露自己从玩音乐第一天开始就是以国外某著名乐队为偶像,就是要成为年轻人的榜样,激励年轻人给他们梦想希望和力量。董世然的梦想曾经破灭过,现在又燃烧起来了……

    十一点半了,杨景行叫暂停休息一下,大家似乎也了解老板,知道他有重要电话要。

    “喂……”何沛媛接电话的声音似乎马上就要睡着了:“干嘛?”

    “干嘛?”杨景行简直气愤了:“我提心吊胆七上八下的,你说干嘛。”

    何沛媛风轻云淡事不关己:“你提什么心?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杨景行凄苦:“现在不是鬼敲门,是我要去敲门,怕敲不开。”

    “才不给鬼开门……”何沛媛好像嘻笑了一声:“你还在那边?”

    稍微了一阵后,杨景行才找机会问起正题:“……跟你妈谈了没?”

    何沛媛犹豫了一下,好像不愿说起:“……谈了。”

    “怎么说?”杨景行的声调里充满了嘴脸。

    何沛媛好像没上心这事:“没怎么说。”

    杨景行着急:“我到底是该上门负荆请罪还是得了便宜卖乖?”

    何沛媛明显不想说,很是不甘:“……便宜你了!”

    杨景行嘿:“具体聊什么了?”

    何沛媛立刻本色:“凭什么告诉你?要你管!”

    杨景行的理由是:“透漏点消息,我下次见你爸妈才不会说错话,才不给媛媛丢人。”

    何沛媛不耐烦地哼一声:“就是你自己说的,有什么说什么……我告诉我妈我跟老齐聊过,她知道那天晚上我和老齐见面。”

    杨景行哦一声,似乎也没想打听得多具体:“我估计你妈对这方面多少还是有点疙瘩……慢慢来吧,急不来。”

    何沛媛轻嗯一声:“……她就觉得对不住老齐,分手了对不住。不过后来好一点了。”

    杨景行呵:“除了这个主要矛盾,还有些什么次要矛盾?”

    “没什么了。”何沛媛似乎羞于启齿:“我妈问我你什么时候开始对我示好的,我说有两三个月了。”

    杨景行得寸进尺:“这你就不严谨了,所谓点点滴滴,要从认识开始……”

    “点你个头。”何沛媛明显气鼓鼓:“是不是要我把那天在你老房子的事也说出来?”

    杨景行吓一跳:“还是算了吧……你妈有没有透漏点对我的看法,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好及时改正。”

    何沛媛想了一下:“……我现在就去告诉她你的念念不忘,她肯定不满意!”

    “别别……”杨景行求饶:“这个不用督促,我要自觉。”

    等了一下,也没听到无赖拿出具体的措施,何沛媛就又哼了:“如果我妈知道,肯定打死也不会同意。”

    杨景行明白的:“谢谢媛媛给我机会……那跟你妈有什么结论没?”

    “没有!”何沛媛很肯定:“她没说同意。”

    杨景行乐观:“也没反对吧?”

    何沛媛不太确定:“没说。”

    杨景行不信了:“不会吧,总会有个态度……”

    “没有!”何沛媛可以猜想:“肯定是有点不同意……我不该骗她,就该说我还没答应,后悔死了!”

    杨景行哈哈:“真是老天助我一臂之力呀……你爸呢?表态没?”

    “没有,他看电视……”

    都还没答应做女朋友呢,何沛媛当然不会向无赖透漏详细的家庭内部交流,大约大概是那么回事,对无赖来说算是喜忧参半吧,何沛媛自己反而是有点后悔的感觉。

    不过何沛媛还是怕杨景行给自己丢人的:“……你千万别跟我爸妈说什么线不线的,我妈之前就问我给童伊纯伴奏是不是你有意安排的。”

    杨景行保证:“这件事我真没有非分之想。”

    “可你就是这样!”何沛媛挺担心的:“有时候好事从你嘴巴里出来都变坏事了。”

    “好,我一定注意。”杨景行听话:“其实长辈面前我还是有点分寸的。”

    “你注意就好。”何沛媛又想起来万一:“还有,万一什么时候我爸妈问你的工作,别太谦虚了,是怎么样就怎么说,别骄傲就行了。”

    杨景行嗯:“我跟亲人一般不谦虚。”

    “谁你亲人?”何沛媛反感,还懊恼无奈:“反正我跟他们说你是权威。”

    “啊……”杨景行正震惊了:“媛媛,可别跟我学得不要脸了,哪有这么吹自己男朋友的?”

    “我才没……”何沛媛气得直嚷嚷:“谁跟你学?我被逼的!不然我妈担心会影响我们的工作!有些人就爱抓别人的小辫子……谁愿意吹你?无赖!”

    “好大压力。”杨景行感叹:“要更加努力啊,不能给媛媛丢人。”

    何沛媛又提醒:“别听我爸叫你四零二就跟他们说流行乐,国企里干了一辈子,其实信的还是那一套……”

    言多必失啊,聊着聊着,何沛媛还是不知觉地透漏了一些信息出来,比如她妈预感到杨景行想要用买车的手段达成什么目的,长辈果然是不太喜欢的,因为两个人还远没到那个程度。

    当然了,何沛媛也并非觉得母亲的话全都是对的,比如母亲认为女儿不应该让杨景行今天那么早来接她去考试,何沛媛讲道理:“……又不是我要你来。”

    杨景行当然同意:“这就是你妈不对了,怎么连这种事也要指手画脚……”

    “你说什么!?”何沛媛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

    这俩人情感丰富啊,姑娘是时而生气时而抱怨时而欢喜时而庆幸……无赖则时而道歉时而犯贱时而不要脸时而争口气……聊得简直忘我。

    直到不知道是什么让何沛媛发现了零点的来临,这一下就仓促了,还有好多事没开始聊呢,杨景行明天的具体安排,后天又有什么打算,何沛媛是准备趁周末去练习科目三的……

    明天的事明天再操心吧,还是先说眼前,杨景行准备什么时间回家,何沛媛有要求:“……不管晚不晚你都给我发信息……尽量早点……不该让他们住那么远,耽误时间……行了不说了,你抓紧。”烦烦的。

    杨景行依依不舍的:“你快睡,晚安……亲一个。”

    “亲你个头……”何沛媛声音小了许多:“挂了。”

    杨景行装可怜:“亲一个嘛。”

    “不。”一个字之后,何沛媛就沉默抗议。

    杨景行又威胁:“那明天中午我去找你。”

    何沛媛挺委屈的:“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要我亲你?”

    “男朋友呀。”

    “假的,没答应。”可能怕家里人听见,很小声。

    杨景行不要脸的:“那我亲你了。”

    何沛媛似乎哼了一声。

    杨景行哈:“我不会,亲电话好做作,还是等着亲真人吧。”

    何沛媛明显哼了:“……不要你亲。”

    杨景行肉麻:“好想你。”

    何沛媛用了两秒看穿男人:“就想亲是吧?”

    杨景行说:“不光想你的嘴唇,更想你。”

    “你好……不想跟你说了。”姑娘越来越小声。

    杨景行第几次了:“我中午去找你吧。”

    何沛媛似乎考虑了一下的:“……不好,不行,听话。”

    杨景行叹气:“睡吧睡吧,饮鸩止渴,越想越想。”

    何沛媛嘻笑了:“……那我挂了,你记得呀。”

    杨景行嗯:“晚安,吻你。”

    何沛媛嗯一声:“……拜拜。”

    成路等着老板呢,这么大半夜的探讨人生。杨景行好像也过意不去,提议去吃个宵夜吧,边吃边聊。

    回家已经是凌晨两点过,杨景行还是如约给何沛媛发了信息:到家了。在做美梦吧?想看你睡着的样子。

    何沛媛肯定早就睡了,没回信。 (http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